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和凯利吹,可劲的吹他俩。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Mckirk】无题

简介: McCoy觉得,Jim最像天使的时候是他老老实实待在床上的时候,其他时候都像一个小恶魔。

  可是当他躺在生物床上一动不动时,McCoy迫切的渴望着这个小恶魔可以带着他下到地狱去。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宇宙

———————————————————

  McCoy的手在颤抖。他感觉他的Jim boy的体温正在慢慢降低,他紧紧地握着Jim的手,希望可以给他带来一些温暖。

  “hey Jim,不要继续你的恶作剧了,这不好玩,赶快起来,银女士需要你来指挥她。”McCoy感觉不止他的手在颤抖,他的整个身体,整个心都是颤抖的。

  「你在害怕吗。」McCoy自己问自己。他想他是的。

  他试图拿起他的无针注射器,可是他拿起它的同时,针掉了下来,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一旁。

  「全星联最稳的手现在也不过如此了。」他有些自嘲的想到。

  「这只是个梦。」他突然有些希望的想着。他抬头看了看屏幕,心跳为0,血压为0,没有任何的生命体征。他又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这一定只是个梦。」他低下了他的头,泪水不受控制的开始流淌。

  「自欺欺人!」他的内心大声的喊叫着,McCoy却像建立起了屏障般将这些声音挡在外面。

  他的腿仿佛被灌了铅一般,都快无法站立在那里。于是他放开了Jim的手,坐在了实验台边的椅子上。他有些绝望的捂住了他的眼睛,不敢再看Jim一眼。

  「Leonard·McCoy!你要冷静,你是这艘舰船上的首席医官,你要首先冷静下来!还有其他人受伤了,死亡的不止Jim一个,你应该首先顾及活着的伤者,而不是一个死去的人!你不能沉浸悲痛中,至少暂时放一放!拿出你的职业素养来Leonard!」他的内心再次大声的怒吼。他挣扎着,企图脱离这个苦海。

  实验台上的Tirbble缓缓的运动着,发出了一些不怎么好听的响声,却一下子燃起了McCoy的火花。

  他的Jim boy,有救了。

  当McCoy从床上醒来时已经过去了两周多。他只记得在不眠不休的照顾了Jim整整两周后,看到Jim醒来并且看到他身体良好非常满意的准备离开去吃点什么或者喝口酒休息一下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低血糖或者什么其他该死的——总之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下然后睡到了现在。

————————————————————

  McCoy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床头的相框里的照片,悄悄地哭泣了起来。

  一年了。已经一年了,他还是无法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

  Jim被他的动作吵醒了。他起身轻轻的搂住了McCoy,在他耳边低声的安抚“Bones,我在这呢Bones,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

  McCoy握住Jim的手,对他说:“Jim,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你的世界里有很多,而我的世界里除了你和我这把老骨头我已经几乎一无所有。」

————————————————————

写结尾的时候HE和BE想了很久,于是去问了朋友。
我:你说我写HE好还是BE好
乔乔:HE吧!
我:好的那就HE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结局。
如果乔乔不说的话可能还会捅一刀(什么)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