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目前在BCMF/ST/KSM/HB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存脑洞(占tag致歉)

关于mckirk的前世今生的脑洞

前世M是全区最厉害的判官,而K只是个天赋异禀但是偏向严重而且不怎么服管的新生。
M是K的评审者,带着第一次实战的他跑了一次大任务还成功了。
从此两人结下了缘成为了一对搭档,不论有什么大事儿只要他们出动总能摆平。
两人默契越来越深,而K和M也渐渐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追击一个大毒枭的时候,因为K没有留意到一个持枪人员而导致M被杀害,K认为是他的错,用尽了弹药愤怒的和毒枭同归而尽。
死之前K想起了前一天晚上他和M喝酒,告诉他以前的经历,并向他求婚。那枚戒指还在他的上衣口袋里,随着K落到地面而滚了出来。
(说白了就是新特警判官AU)

今生他们在学院相遇,在舰桥重逢。
M死于一场事故,被压死在医疗湾中。K在半夜惊醒,M还好端端的躺在他的身边。
M浅眠,被吵醒。K和M对眼,后来一夜无梦。
K早起和M道早安,吃过早饭后去上班,而M消失在关门的一瞬间。

最近迷之只有虐梗,可能是快开学了心情不好(?)连女孩子们谈恋爱都不想写
唉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来讨论哇扩列哇搞事哇😣

分级:NC–17
配对:Leonard.McCoy/James.Kirk(斜线有实意)
简介:一个由游戏引发的惨案

——————————————————

一个短篇PWP,肉超级难吃
用老舰长表情包挡一下防止再被吞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无视你的男朋友,否则指不定他会干出什么事儿来x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昨晚看到的还是我梦到的反正就是个非常NC17的东西
ZQ,CP,KU三个人是好友同时也是固定炮hx友,三人其乐融融相处甚好各种少儿不宜。有天ZQ不见了,然后CP和KU就急了,找了几天,无果。
KU和CP沉浸在悲痛中时ZQ突然回来了,其实ZQ是@&%^$%&的特工,突然临时接到任务然后就悄悄地走了。
然后又是各种少儿不宜。

【Mckirk】致詹姆斯

*OOC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在柯克收拾麦考伊的遗物时找到了一封泛黄的信件。

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那么说明我已去世或将死。

詹姆斯 T 柯克:
  我不知道你在看到写封信时会会怎么想,怎么看。或许在这封将被尘土所埋没的信件被找到时你已离我先去,又或许你已离我远去。不论如何,若你未先离我而去并看到这封信,不管你有什么感觉而导致对我的看法有什么改变,这都是我应得的。

  我对你的感情是从何时变质的呢?我经常会这样自己问自己。我猜在穿梭机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已经种下了这危险的种子。

  你是个小混蛋,这是毋庸置疑的。你有在无意中让人渐渐爱上你的能力。就像斯波克那该死的瓦肯巫术可以读取别人的内心所想一样,你会让人慢慢地把整个心都投到你的身上,让人的目光永远无法从你身上移开。

  你的每一次登陆任务几乎每次都会留下一些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伤痕,你就像是一个麻烦的聚集体,再简单地任务都会惹出点麻烦来。在学院里我就发现这点了,我绝对发现了。可是在你问我是否愿意在你当上舰长时做你的首席医官,我却答应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止一次。

  或许在学院时就已经奠定了我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一辈子——可能把下辈子也加进去了,可能上辈子我们是情侣,不过这种事情谁又会知道呢。

  我是不是应该把这种感情告诉你?

  我不知道。如果我告诉你了,也许我们会成为情侣,也许我们会连朋友都做不成。我不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告诉你我的感情,因为至少我们现在的关系还很好,至少我们还是在一个高于普通朋友的层面上。

  前妻的那一段失败的婚姻也许是令我不敢向你示爱的一个原因。我承认我对爱情有着强烈的恐惧,我怕再重复一遍这令人痛苦的经历,我怕再重复一遍这噩梦。

  有时我会从梦中惊醒。梦里吵架的场面渐渐的从前妻变成了你,哭泣的渐渐的从乔安娜变成了另外一个更像你的女孩。

  我对这段感情更加的恐惧了。

  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恶心?毕竟你是一个性向正常的人,而我是一个暗恋了你至今快要近百年却依旧不敢说出口,几近变态的人。

  我已看遍这世间繁华,历经沧桑。我已年华老去,容颜凋零。我已不再年轻,回顾往事,却永无法忘这永像初恋般的情感。

  如果认识你时我能再年轻那么几岁,这份感情应该不会压抑如此之久。但是,没有如果。我懦弱了,恐惧了,沉默了。我选择了在当时看似最“符合逻辑”的选择,却在这时选择了以信件的方式告诉你。我必定先早一步离你而去,而她不该尘封于世。于我于你,都对不起。

  在这弥留之际,我还有句话要告诉你:

   I love you,forever.

————————————————————————
里面有借鉴《Young And Beautiful》的歌词。
想写出骨头对于叽姆的爱恋却因为各种原因止步不前,最后以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是表达的不是很好……
欢迎捉虫。

我……我一直感觉TOS的勋章是乱糊的(小小声)

星际迷航中国:

珍贵幕后照片: Michelle杨紫琼 扮演的神舟号舰长Phillipa Georgiou的星联奖章. 是舰长房间的一部分(图via ). 图三为TOS时期的奖章解释和对比 ( ). ​​​​

是我

Natalia Over the Se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了。

【mckirk】怦然心跳【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是这种诡异的情况造就怦然

提灯逐影归期未定:

【mckirk】怦然心跳【上】


ooc注意!他们属于彼此


学院AU,AB0设定, 


A!小舰长/O!老骨头,有一点TOSspirk


为了便于区分,tos医生为莱纳德,舰长为詹姆斯寇克/詹姆,aos医生为伦纳德,舰长为詹姆斯柯克/吉姆,文中斯波克单指tos大副。


一句话概括:伦纳德发现他的室友吉姆喜欢三天两头往他的医疗系教授莱纳德那里跑


(这是我和黎   @允抚黎  的联文,我写上半部分她写下半部分)


 


01


  如果吉姆再不把真实理由告诉他,即使是莱纳德教授实践课的现场观摩名额也没法打动他了!伦纳德·火冒三丈·麦考伊手握偷渡的无针注射器,一手死死揪着他那第28次被他抓到过来蹭课的指挥系室友开始新一轮的咆哮。


  “见鬼的!吉姆,!医疗系已经没有你没泡过的妹了而且指挥系也没有医学必修课就算有你也他妈的对医学不感兴趣!所以把那些搪塞我的理由收起来!上课不记笔记下课冲去问问题的不止你一个奇葩!到底你对莱纳德教授是想干什么!”


  “okokok骨头我说!我喜欢他,我喜欢上了莱纳德教授并且我想追他ok?”


  伦纳德听完的第一反应是给了室友—针并开始检查他的脑袋。


  詹姆斯·麻烦·柯克,星舰学院的迷人种马,几乎把学院大部分女性不论属性的上过一轮的Alpha,站在你面前说他喜欢上了学院的一位男性教授,即使那是一位0mega,但教授、男性、喜欢,这三个词组合放在他身上,叫人相信,还不如相信他搞大了谁的肚子还始乱终弃。


  “吉姆!该死的那是一位教授!而且莱纳德教授正好是我的导师!别告诉我你突然一天醒来发现你恨不得埋进去的柔软胸脯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或者为了什么鬼新鲜感你想尝试更点紧致些的!天杀的,我当初怎么会帮你占位置还对你突然听枯燥的医学理论都能两眼放光毫无察觉!见鬼的!”


  好吧,也许吉姆牌狗狗眼无法平息骨头的怒火,现场观摩名额也无法打动这位医疗官预备役的心,但这两样再加上一瓶被学院禁止的上好威士忌,就算是无针注射器也会暂时选择投降的。


  当然等到伦纳德在实践课现场看到穿着白大褂低头记录的室友,3113宿舍当晚传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也不足为奇了。


  指挥系的金发甜心Alpha天天跑来医疗系已经在学院论坛头条上燃烧了几个星期,医疗系的莱纳德教授也再一次的火了。学院里的0mega本来就少,0mega教官更少,莱纳德教授穿着白色医疗官制服站在讲台上的照片老早就在论坛里传了个遍,他冰蓝的眼眸也不知在多少学员的梦里出现过。像吉姆这么大胆光明正大当众追求教授的,还真是头一个。


  不是说学院禁止师生交往,相反,师生恋一直处于默许的灰色地带,像教授这样大龄未婚的0mega,联邦已经恨不得直接把Alpha送上门付证办证婚礼生育医疗大礼包,但教授退役前后长长的优异履历和同样长的被拒追求者名单让许多Alpha望而却步,如果这两样还不够,那么教授的好友,正和丈夫执行外交任务的史上第一位0mega舰长,詹姆斯寇克,在几年前撂下追求莱纳德的Alpha都要经他考核的狠话,也足以吓破Alpha们的非分之想。


  所以当伦纳德知道吉姆真的和莱纳德教授在一起了的时候,心跳简直要飙进了曲速。


  当他知道这两人已经结合了准备毕业后结婚时,他的心脏跳的都要骤停了。


  【oh,FUCK!为什么我在给小混蛋的婚礼忙了大半个月结果做个梦还想起他之前的丰功伟绩啊!我TM的是个伴郎不是婚礼策划啊!】


  被噩梦(?)折磨了一晚的伦纳德·麦考伊医生今天也在精神的咆哮着。


 


02


  吉姆一直觉得他的人生相当操蛋。


  那么那天晚上他走向那个蓝色身影应该是操蛋人生里最正确的选择了。


  骨头深陷外星语言作业的地狱没来,刚进酒吧不远处朝他抛了个媚眼的猎户座姑娘似乎已经奠定今晚火热的基调,如果他没有无意朝酒吧里扫了一眼的话。


  角落侧坐着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瘦削男子,头发梳得整齐干净,手里握着小半杯酒,看着舞池里的人群嘴角上扬。橘色灯光落了一半在他身上,透着舒缓的味道。


  吉姆不自觉走向那个男人,近看见他眼角有些许细纹。察觉到有人走近,男人转过身来,冰蓝色彩和淡淡木香瞬间占据了吉姆的所有感官。


  【哦操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不要怂!赶紧上!】


  “嘿,你的眼睛真美。”


  【卧槽我他妈在说什么?!你阅遍花丛的经验的吉姆!你怎么跟个青春期内向处男一样?!】


  然后他看到男人抬起头,眼中带着笑意,没有丝毫戏谑。


  “你的眼睛也一样。”


    怦然心动。


  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搭讪聊天,回头立马黑进校务系统从学生查到教授,顶着室友的咆哮和威胁从理论大课一直追到实践操作,追人追出个医学证书吉姆也是头一份。最重要也最不可思议的是,莱纳德教授(一开始知道身份时吉姆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接受了他的追求,标记,和求婚。


  等等是不是有点快?


  这进度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吉姆:“一点也不快呀,我第一年遇到并开始追求教授,第二年教授才答应同一年我们结合标记并约好第三年我毕业再结婚啊哪里快了?”


  回答他的是一记无针注射。


  结合那天晚上是多么美好。他们在莱的公寓,音响里传出的古典音乐是绵柔的女声轻轻吟唱,他的0mega穿着墨绿家居服,冰蓝眼眸温柔缱绻。那天他们做得并不激烈,房间里弥漫着阳光和木头的气息,Alpha顶弄的速度和缓,莱发出细碎的喘息呻吟,背部皮肤因情动泛着粉红……


  “该死的吉姆马上给我起床!!!!!!!!!”


  【如果我英年早逝都是被骨头吓的……】


  刚想起要为婚礼做准备的吉姆忍住了向门口砸枕头的冲动。


 


O3


  为什么会接受吉姆?莱纳德自己也不清楚。


  在进取号上工作多年,即使因伤退役也在学院里教了几届学员,莱纳德见过的Alpha不少。詹姆,他的挚友,选择了瓦肯大副作为伴侣,还挺着肚子在宇宙中惹是生非……啊不要再想起这茬了也是辛苦斯波克,难为他有这么闹的0mega伴侣。


  为什么会接受吉姆呢?他年轻,活力四射,自己的年龄几乎可以做他的父亲;难得的天才,跟詹姆一样的麻烦吸引体,就要获得他的星舰和船员们扬帆起航,他的优秀如同海面上的阳光一样耀眼。


  詹姆斯曾笑称莱纳德暗恋他,不然怎会找个跟他差不多的Alpha,结果还没说完就被吃醋的大副给抱走了。好医生也想过,是否有受到詹姆的影响?也许吧,但同名同姓的两人还是不一样的。也许说不清原因,但至少当男孩走过来老土的搭讪,看到那双湛蓝的眼睛,他感觉心跳乱了一拍。


  为的是那一瞬间的心动,男孩让他感到温暖,踏实,和爱。


  今天他穿着退役前的红色旧式制服,他的Jimboy穿着新式灰色军官服,得意门生和多年至交作为伴郎立在一旁,斯波克穿着纯白瓦肯传统服饰,站在证婚礼台上。不由自主,他看向他的Alpha。他们相恋两年,结合也有一年,他看着他的男孩一步步成长为现在的男人,即将登上属于他的舰船驶向星辰大海。男孩的大海是浩瀚星空,那也曾是他的,如今早已换成男孩的眼眸。


  something just constant such as a sea.


  “……你们的标记联结你们的气息,你们的爱意联结你们的灵魂。现在我在此见证你们的誓言:你是否愿意陪伴他,尊重他,珍视他,许下你们的承诺,共享你们的所有,在未来的路上相伴而行?”


  “Yes,I do.”


 


 


————————怦然心跳·上·.完————————


医生的红色制服是tos电影里面的,换成舰长他们的白色打底,小舰长的灰色军官服是aos电影中的军官制服,医生上课时穿的白色医疗服为tos里面那件白色深v领,大副的瓦肯服饰为tos电影中的白色瓦肯长袍


文中提到的古典音乐是Russian Red的《Fuerteventura》,很甜蜜轻快的一首歌强烈推荐~热烈推荐,


后面的英文是凯利爷爷的诗,来源于凯利在星际迷航电影六的访谈,原句是描写凯利对星际迷航系列的感受,文中引用部分的意思为 如大海般恒久不变。


结婚誓言是我瞎写的,3113宿舍是我高中时期自己的宿舍号


接下来由黎  @允抚黎  接下半部分


 


碎碎念:写这篇文,真是波折频多,写文有事写了几天,结果到后面都要发了,结果电脑就卡死硬生生把我把好的都弄没了所以今天才搞完发出来。记得一开始我说想看小舰长怀孕骨头一直追着他跑,然后我们就说想看了小舰长老骨头还想看他们的孩子,所以这个一开始本来是打算定一样的梗黎写老骨头攻小舰长受,我写小舰长攻老骨头受,然后就各种high各种脑补情节,还直接带上师生跟abo,后面就变成我们俩都写小舰长攻老骨头受我写前面的校园恋爱黎写后面的意外怀孕,其实还是想看小舰长怀孕呢还是想看小舰长怀孕嘿嘿嘿~~~~~~~


【Mckirk】怦然心跳(下)

*OOC注意
*小舰长×老骨头注意
*ABO 生子 大量私设 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简介:伦纳德发现他的室友吉姆 柯克喜欢三天两头的往他的医疗系教授莱纳德*那里跑。(*本文因会出现两个骨,所以为了方便阅读AOS骨译为伦纳德 麦考伊,TOS骨译为莱纳德 麦考伊。使用姓氏时用老小麦考伊区分。)

  吉姆从后方微微搂住年长者的腰身,将头埋在颈间的腺体,手指轻轻游走在对方高高鼓起的圆润小腹上。
  “我很抱歉,莱……但是我想等到五年任务结束,会有很长的时间来陪你和宝宝。”他轻声的向着年长者道歉,并许下承诺。
  “我知道。”莱纳德从未为这件事生气过,不仅如此,他还非常理解吉姆。他从不是那种不明是非的omega。他在舰队任着军职,于星舰上在深空中旅行数十年,手下被他救起的红衫不知有多少。即使是不再上星舰探索宇宙,在地球的学院里安稳的当着医疗系的教授,他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想冒犯他或者医学的新学员教训的找不着北哭着喊着重新做人。哪怕怀胎七月也能追着吉姆在企业号上跑一场马拉松——虽然这个任务不属于他,吉姆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他很少跟吉姆生气,就连一不小心(也许是故意的,谁知道呢,反正他们有计划要个孩子,不过可不是在星舰上)搞大了他的肚子都没有生气,只是为未来在星舰上的生活和星舰而表示担忧。但是约克镇一战,他生气了,非常的生气。他三天没有和吉姆说话,连医疗湾都没有去,甚至请假都是用PADD给伦纳德发消息。直到吉姆用舰长权限强行打开他的舱门把挣扎的他抱去医疗湾。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不到一个小时里吉姆表情的变化——从一开始的阴沉愤怒到沉默不语,再到忧伤自责,到最后直接当机——伦纳德查出了他怀孕的事。他还记得吉姆被他的大副淡定的拖去了舰桥,而他被他的得意门生吼了一顿。
  他只要回想到这里就委屈,为什么他当时会乖巧的像只鹌鹑一样的听伦纳德吼,他一定是脑子跟着吉姆一起当机了,要不然就是孕期的那些多分泌的激素在搞鬼。
  不过那个瓦肯人下手可真是狠,直接就那么拖着去了舰桥,一点都不留情。
  莱纳德放下手里难得的纸质书本,抬手抚摸吉姆柔软的脸颊。
  “你该减肥了。”莱纳德捏捏吉姆的脸颊,手感很好。
  “好,都听你的。”吉姆乖巧的任着莱纳德的手在他脸上胡作非为。
  “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记住你现在说的话。”莱纳德松开手,把书放到小茶几上然后站起。
  “一定会的。”吉姆赶紧绕过沙发,伸手小心翼翼地搂着莱纳德的腰,在他嘴角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他们来了一场酣畅淋漓但是异常留意的性hx爱。
  吉姆没有选择声波浴而是放了一缸热水,试过水温后小心翼翼地将精疲力尽的莱纳德抱进浴室,温柔的清洗着他的身子。
  欢hx爱过后总是疲劳的,更何况他还怀着身孕。
  “我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宝宝,我保证。”吉姆对他低声重复着这句话,莱纳德望着他,温柔的回应他。“我相信你,我相信。”

  当伦纳德用疲惫的声音通知舰桥的时候,舰桥上的所有人看着他们的舰长一跃而起,只留下一句“斯波克你来指挥”就以50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医疗湾。只留下一阵风让舰桥众人面面相觑。
  “你觉得会是男孩还是女孩。”苏鲁首先打破了沉默。
  “女孩。”乌乎拉肯定的说。
  “窝也觉得似女孩。”契科夫表示赞同。
  “嗯……”苏鲁点着头,把目光放回操纵板面。

  “你应该庆幸他体质比一般的omega要好。”伦纳德靠在门框上,冲着正心疼的看着面色苍白的莱纳德的吉姆开口说到。
  “Bones?”吉姆问。
  “高龄,而且偏虚弱,即使相比之下比一般omega体质要好可是对于他自己来说还是偏虚弱。不过这不错了,几乎救了他一命。”伦纳德将莱纳德的体检报告递给吉姆“你不该让他怀孕的。他之前长时间服用抑制剂,已经把自己身体搞得乱七八糟了。他这种已经没法调理的坏体质加年龄即使是恢复正常的omega也绝对不适合更何况压根没有好好恢复。”
  “我问过他的。他说想留下来。”吉姆脸上的表情又增加了一份心疼,“我觉得我应该尊重他的选择,毕竟这件事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我是他。”他将报告还给伦纳德,起身离开。“我先回舰桥了,请务必照看好他。”
  伦纳德看着吉姆自责的背影,叹了口气。回头看看躺在生物床上的老师兼旧友,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该死的,他虽然是个alpha可是从没遇见过这等麻烦事,怎么能完全理解透彻他们。
  结果舰桥众人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一天内心是崩溃的。

  吉姆打卡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医疗湾看莱纳德。
  他走进医疗湾,看着莱纳德和伦纳德正在聊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莱纳德和伦纳德笑了起来。
  转移视线,他看到正被查佩尔抱着的小婴儿——他的女儿。他猜测。
  “你还准备站多久?”伦纳德叫了一声吉姆让他回神。他看着吉姆看呆的样子,笑了出来:“被你女儿迷住了?莱纳德,你可要小心了。”
  莱纳德笑着回应:“我会的。”
  伦纳德走到吉姆旁边,悄悄在他耳边说:“两人平安无事,感谢上帝吧。”还不等吉姆说什么,就带隔着他俩远远的。
  吉姆看看躺在小床上的女儿,再看看一脸笑意的爱人,整个人都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吉姆……”莱纳德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又被划去。只有一个名字被用黑笔重点的圈出“你认为,用它来做我们女儿的名字好吗?”
  吉姆看着名字:“……你是说,起名为瓦肯(Vulcan)?这可太怪了。”
  莱纳德的眼中透露出一点绝望。
  伦纳德凑过来,看了一眼:“有时候我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莱纳德点点头“我支持你。”然后他回过头,继续望着吉姆 “你再看看,到底是什么。”
  “……”吉姆默不作声,转身看着他的女儿“维纳斯(Venus),我亲爱的维纳斯……”他颤抖着,如同最诚恳的教徒般俯下身,吻了他的小女神。
  一旁两个麦考伊看着,不禁开始默默地吐槽。
  “他到底是怎么当上舰长的,连个名字都能看错。”
  “我不知道,或许星联那群人有点瞎。”
  “有可能。也有可能被幸福冲昏头了。”
  “照这个架势来看大概是直接冲傻了。”

  五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一转眼五年任务结束,维纳斯也快到了三岁。
  五年任务结束后,企业号大整顿。更换旧零部件,增加新仪器……七七八八下来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次起航。星联将人员分派到各个岗位,正常休假。而吉姆趁着这个机会向上级申请将之前积攒的未休假期休完。
  一阵唇枪舌战讨价还价之后,得到批准的吉姆抱着欢快的心情回家——他们在旧金山市区有所小公寓,不大,但是足够温馨。
  莱纳德早已将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小维纳斯坐在一旁的垫子上乖巧的自己玩着她的新玩具。
  吉姆抱起维纳斯亲亲,而也维纳斯回给了他一个满是口水的亲亲。他看着因笑容而眯起的晶莹剔透的灰蓝色眸子,也露出了个相同的笑容。

  吉姆和莱纳德早起,将小维纳斯送到幼稚园,接着就去了学院。
  他们一起走在学院里,望着身着红色制服的学员从身边有说有笑的离开,不禁想到了从前。
  “我还记得你当时的混蛋样。”莱纳德说着轻拍了一下吉姆的背。
  “我还以为你第一个想起来的会是在礼堂里的婚礼。”吉姆凑到莱纳德身边,伸手紧紧的搂住他。
  莱纳德边笑边摇了摇头“你小子……”

  今天学院论坛可谓是炸了锅了。指挥系和医疗系纷纷表示对柯克夫夫俩疯狂喂学员狗粮的行为非常不满。恩爱的学员不是没有,恩爱的老师也不是没有,可是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无形中播撒狗粮的行为实在是少见,不过也幸好少见。
  伦纳德和莱纳德用PADD交流着:

听说你今天和吉姆给学员的学生发了一通狗粮啊?
这不能怪我。
算了吧,不满情绪都到实验室来了。来实验室的那些学生都说没眼看。并且表示对你们有很大的怨气,搞得今天效率低的要命。
委屈.jpg
你一定是和吉姆学坏了。
什么?维纳斯要睡觉了,我先下线了。
……见色忘友!
  莱纳德把PADD放到一边,傻兮兮的笑着。其实维纳斯今天是吉姆来哄着睡觉的,根本不是他。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莱纳德看着推门进来的吉姆问到。
  “你指的什么?”吉姆脱掉上衣,问。
  “那些学生,你别装傻。”
  “……嗯,是有些过分。”
  “所以明天……”
  “所以今天还没结束,我们该过分还是要过分一点。”
  “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拿开!”
  “你还想再要一个孩子吗?”
  “……闭嘴,吉姆!”

————————————————————————
@提灯逐影归期未定 的联文,上在她那里这里是下。
想看这种AOSTOS混的mckirk很久了 ∠( ᐛ 」∠)_
能亲手(并没有)把老骨头搞大肚子我很开心(不是你)
欢迎捉虫!

【Mckirk】六尺上下

*OOC注意
*超短篇,十几分钟的个产物,为了虐而虐,有可能往后扩写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这不是McCoy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更不是MCoy第一次亲手埋葬逝者。

  他的心在抽动,在不安。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更是让他仿佛坠入深渊。

  你对得起他吗?他在自问。

  我又怎么可能对得起他。他在自答。

  银色戒指在光滑的大理石碑下闪着淡淡的光,大理石面模糊的反射出他憔悴的身影

  他单膝跪在这片土地上,手指深深地插入泥土之中。

  六英尺。

  他和他的爱人之间,只隔了仅仅六英尺的距离,但是这却跨越着生和死。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将那一句“我爱你”亲口对他说出来,将戒指亲手戴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我恨你,Jim。”他说。

  他将属于他的戒指埋在碑下,将碑前的戒指放在心脏处的内袋里。

  他迟疑了一下,拿走了原本属于碑下人的徽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只有孤零零一个墓碑的草地。

【Mckirk】闪不瞎你算我输(下)

*ooc注意
*法医M×重案组K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当柯克和麦考伊到酒吧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他们坐在吧台边的沙发上,喝着不同的调酒,痛痛快快的畅聊人生。就连一向不怎么喝酒的斯波克都点了一杯一边喝一边听着他们或真或假大部分是假的话。
柯克要了一杯马天尼,而麦考伊选择了他最常喝的波本威士忌。他们一并坐在那里,碰杯,庆祝,然后开始聊平时生活里的事。
  酒吧里的音响中开始放起了音乐,人群渐渐走进舞池,随着节奏跳着不知名的舞蹈。
  柯克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拽着正在因为有些喝醉的契科夫说的话而哈哈大笑的麦考伊就进了舞池。
  他带着麦考伊的节奏,随着音响中的音乐晃动。柯克轻声哼着音乐,眼睛注视着麦考伊,他问他“你爱我吗。”
  “不爱你我为什么要陪你跑前跑后。”麦考伊为这个愚蠢的问题再次翻白眼,然后柯克就凑了上来,用力吻住了他。
  “你和你的爱都是属于我的。”柯克咬了口麦考伊的下唇,“我会为你失去理智,别太在意,我可能会有点疯狂,但我是认真的。”
  麦考伊的大脑停转了几秒,接着搂紧了柯克的腰。“闭嘴,吉姆。”
  他们吻着跳完了一首歌,分开时嘴唇都有点发肿。幸好是酒吧,混乱的人群中并没有人过度留意到他们的举动。
  回到沙发,斯波克已经离开,苏鲁扶着不知道喝了多少的契科夫准备离开。乌乎拉拽着估计是和契科夫拼酒量的斯科特也准备同他们一并走人。
  “我们先走了。”乌乎拉架着斯科特,和两人打招呼。
  “路上小心。”麦考伊点点头,拿起没喝完的波本威士忌,一饮而尽。
  “我们也回去吧?”柯克看着从麦考伊唇角滴落下来的威士忌,咽了口口水。
  “走吧。”麦考伊走在前面,柯克随即跟在后面。
  他们打车回去。
  柯克哼唱着酒吧里的舞曲,诉说着对麦考伊的倾慕与爱意。接着两人在后座上动情的拥吻着,唇齿之间的声音啧啧作响。
  一夜春宵。
  麦考伊拍拍熟睡的柯克,让他下楼去吃早餐。柯克起身揉揉隐约酸痛的腰,穿上衣服,哒哒哒哒哒跑下楼。
  他坐在椅子上,拿起叉子一下一下的戳着上面的鸡蛋。
  这次麦考伊很细心的切成了刚好可以入口的大小。
  在快把鸡蛋戳成鸡蛋沙拉之前柯克终于停下了手,小口小口的吃着早饭。
  麦考伊端着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千篇一律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特别的——还没吉姆好看。
  麦考伊想了,他也这么做了。
  他盯着吃饭的柯克,看着他手里的叉子起起落落,看着他的嘴张张合合,看着他透亮的蓝眼,然后再对上柯克望过来的视线。
  他端起咖啡杯,走向柯克。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
  “早安,吉姆。”
  “早安,莱。”

————————————————————————
本篇配合黄老板的《Shape of you》食用更加,没有写出内心想的感觉真是……遗憾至极
简直开启了爆肝,又和末末一起准备联动小舰长&老骨头的学院AU。
脑洞越来越少,字数也是
吃枣药丸 ∠( 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