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和凯利吹,可劲的吹他俩。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两地番外 他醒了

堂老师写肉真的是,清新脱俗,一股清流

小堂wx:

(既然是七夕吗...那我们就要写肉啊~)


剧情上是http://xiaotangwx.lofter.com/post/1e3cd63a_f316047设定的吉姆中途从梦境中醒来了......






他醒了。


他也知道他醒了。


那个人似乎想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像是一道影子融入黑暗。


但是他也很快。


他用最快的速度伸出手,抓住对方那个有些纤细的手腕。


然后猛地把人拉回来!


他支起身体,抱住了他。


他落下无数的吻,在那个人的发梢眉角,鼻尖唇边,他疯狂的落下吻,像是要把对方的一切都吞吃入肚。


他能明显的感觉对方的躯体一僵,那搭在他后背的指尖微微颤了颤,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指尖陷入他背部的肌肉里,带来微微的痛感。


他终于停下了吻,抱着人躺在床上,让对方平躺下来,而自己则翻身撑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因为莫名的激动而有些颤抖。


他开口:“电脑,百分之三十的亮度。”


随着亮度的增加,他也看清了身下人的面容。


梦中的恶魔在他身下睁开了眼。


带着天空般澄净的眸子和玫瑰花般娇艳的唇色,眼神底却带着可以杀人的血腥气。


“是你。”


“是我。”男子的嗓音同梦境中的那个魔鬼一般,低沉却带着蛊惑人心的温柔。


柯克低下头,他们的额头相触,他嗅的到对方的呼吸。


有着他本就熟悉的森林的味道,却还有以前他从未闻到的烟草的味道和浓厚的鲜血的气息。


就像是他在梦里闻到的一样。


他再低了下头,他吻上了那双唇,辗转角度,细细品尝。


虽然依旧冷的像是吻上了蛇。


“你真美啊。”他感慨,像是要把梦中没有说出的话全部说出口。


“你是在赞美一个魔鬼。”


我不能否认你的美,毕竟你没有杀掉任何一个不该杀的人。


柯克在心底喃喃到。


他不是不能明白,从死亡的边缘走过一次之后,他有自己的骄傲,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人,但他也懂得,有时候死亡才是一种慈悲。


他落下吻,落在对方脆弱的咽喉上,他感觉得到对方下意识的颤抖,他伸出手,拂过那些黑色的卷发,看着他们在枕头上散开,然后他看进那双澄澈的眸子,那里平静的像是一无所有。


他感觉对方的指尖慢慢滑到了他的后颈上,他知道那看起来修长的五指如果愿意随时都可以扭断他的脖子,但他依旧毫不畏惧,依旧看着对方。


然后对方像是放弃一样,懒洋洋的抬起身子,手指移动到了他的后脑勺,用极轻柔的力道给了他一个吻。


像是在亲吻神明。


他的拉开那简单的衣物,肌肉在皮肤下伸展,收缩,颤抖。


他一路向下,沿着肌肤的纹理,向下。


那只手一直落在他的后颈,不曾移动分毫。


他的指尖按上密处,他的亲吻再次回到了咽喉。


他感受到了呼吸。


躯体的嵌入不知为何如此顺利,他将对方从床上抱起,将那足够纤细的腰身圈入臂膀。


魔鬼微微向后仰身,灯光像是丝绸一样从线条流畅的肌肤上滑下,给微湿的肌肤点缀上一层珍珠般色泽。


而绷紧的线条能让他想起豹子的腰身。


他半仰起头看着他,在这微暗的灯光下,他用目光描摹这张面孔。


熟悉而不又熟悉。


肌肤下的骨骸不曾改变,但是眉目之前却偏偏有什么和他平日所见的那个人又不样。


血腥,锐利,眼睛底却又似乎带着无可能挣扎的绝望,骨子里又像是游离的疯劲。


他摆动胯骨,对方也随着他的动作摆动起身,交合处传来的感觉甜美如蜜糖。


他终于听见了喘息。


他再次抬起头,微暗的灯光下,那双眸彻底深沉如灰黑色,恰如魔鬼的眼瞳。


他亲吻他。


从额头,到鼻尖,最后落到唇上。


他抱紧他。


可以拧断骨骸的腿缠上他的腰,可以折断骨骼的手搂上了他的肩膀,亲吻加深,舌尖纠缠。


他们沉迷情欲。


“所以,你之前是在做噩梦?”他又躺回了他的身边,腰身伸展,懒洋洋的,肌肉尽情拉开像是趴在那里的一头豹子。


他半阖着眸子,笑意卡在大笑和微笑之间。指尖从柯克的胸膛上滑下,然后再小腹画着圈。


柯克想动,那指尖就忽地戳进血肉,微微痛痒。


“是。”


“梦见了什么?”


“饥荒,死亡,尸骨。”他顿了顿,看着对方歪着头,脸上犹如魔鬼一样甜蜜的笑容,舌尖舔过上唇,像是舔去一道血痕,“还有你。”


还有你,我亲爱的魔鬼。


================================


别问我怎么会这样...


肉我也就这水平...orz...

评论
热度 ( 9 )
  1. 允抚黎小堂wx 转载了此文字
    堂老师写肉真的是,清新脱俗,一股清流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