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和凯利吹,可劲的吹他俩。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Mckirk】「那个人」

*OOC注意,主要描写小舰长单恋老骨头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Jim有个小秘密,他曾爱上了一名本不该爱上的人。

  「那个人」

  Jim喜欢上了「那个人」

  Jim悄悄地收集他的照片,疯一样的查找他的资料,渐渐在心中拼凑起了一个形象。

  「Leonard.McCoy」

  他的笑容如同太阳一般明朗,他的蓝色眸子像婴儿的心灵一般清澈。声音就像那海妖塞壬,勾着Jim的心神,前往地狱的最深处。

  他的心里种下了名为「Leonard.McCoy」的种子,支撑着他内心的小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吹开了一片乌云,透出一丝光亮,给他指明着航行的方向。

  慢慢地,喜欢变成了更为深切的感情。种子早已长成参天大树,占据着Jim的心。他将感情埋藏的更深,同时也更深刻。

  后来,各种各样的事情压在他的身上,他将这份感情推进了内心的深渊,小心翼翼地等锁起来,保护着它,不被人所伤害。

  直到在酒吧那天,他遇到了Pike。

  Pike向他发出了邀请。他抛出了那根细长的,能拯救他带他上岸的橄榄枝。Jim犹豫的抓住了那根橄榄枝,在船中上随着海洋摇晃。没有发现枷锁有了裂纹,枝干隐约要从里面跳出。

  他骑着他的摩托,在崖边看着那艘尚在建造中的舰船。即使是在建中,却依旧挡不住她的美丽和魅力。银色的钢架在月光与照明灯光下闪着光亮,Jim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为这位女士一见倾心。

  枷锁破碎了。

  树的枝叶从深渊中伸出,带动着Jim的心脏一齐跳动。他疯的一样回家,打开了他的PADD。

  「死亡」

  Jim的心脏漏跳了一下,五脏六腑仿佛拧在了一起,发出一阵阵抽痛。他抚上他的心脏,企图感受那微弱跳动。树从根部迅速的枯萎,一直到了树顶。原本翠绿的枝叶不再有光泽,粗壮的枝干也不再富有生命力。

  他的手脚冰凉,如同他心里的树一样从心底冷到了躯干。内心的海洋不再有生机,一片的死寂。Jim缩在床上,紧紧的抱着自己,想再索取一点温暖。他看着照片里他的笑容,他的眼睛,都直直的印在心底,听着他的声音,他的每一句话,都令他心脏绞痛。每看到,听到他一眼,Jim的心都会漏跳一拍。

  他感到有些嫉妒,嫉妒碰到他的看到他的所有人。嫉妒到面容扭曲,嫉妒到心疼,嫉妒到心脏停跳。

  Jim抓住了Pike伸出来的橄榄枝,死死地抓住,不敢再放手。

  他看见了「那个人」。

  不,他不是。Jim的内心反驳着自己的想法,却又不自觉的想向他靠近。

  他的样貌是如此的相近。

  他的眼睛有着比树上最美丽的叶子还要美妙的颜色,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那个人」,仿佛是上天拍下来给Jim的救赎。Jim感觉内心的树又渐渐有了活力,枝叶繁盛起来,安抚着死寂的海面,带着海洋律动。吹散厚厚的乌云,撒下长久以来的第一次铺满海面的阳光。

  「McCoy,Leonard.McCoy」

  Jim的心脏带着生机跳动了起来,仿佛生命力回到了他的身上。他感到一阵温暖,或许,他就是「那个人」。他就是属于他的「那个人」,将原本无望的爱情有心可以投入的那个人。他将会是他的支柱,他的爱人,他的世界。

————————————————————————
与其说是Jim,其实倒不如说是在描写自己的内心。
Kelley真的是……一生的痛。恨自己出生晚入坑晚
最后关于小骨头,不同的理解有不同的结果,看个人了就。

评论
热度 ( 6 )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