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渴望多和大家互动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八百年都不一定更的随缘更新。
派吹和凯利吹,一见钟情吴老师。
目前沉在ST和人义坑。
杂食党,雷点少,会有cp洁癖。
写自己喜欢的和写自己想写的。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沙李/ST AU】sd段子

没有营养,一点都没有
突然的脑洞,就是个sd段子
严重ooc
有私设,请不要太在意看

  要让李达康说他最后悔的事儿,可能就是踏上了汉东这艘贼船。
  从学院毕业分配时,李达康如愿以偿的进了以自己家乡命名的汉东号。还未上舰的时候李达康就自己琢磨,他学的掌舵领航,又自修了部分额外的指挥系课程,再次也能得落个黄衫穿穿的吧?结果,刚上舰就被分配去画星图了。李达康愤愤跑去问当时的舰长赵立春,为啥我要去画星图。结果舰长来了一句“你天体物理学不是全班第一吗。”
  嗯???李达康被这一句噎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他天体物理学全班第一就要去画星图???还没反应过来再质问两句,就被请了出去。
  行吧,画星图就画星图。于是李达康画了大半年星图,期间兢兢业业,终于被调走了——调去了科学部。
  李达康气的要吐血了,什么玩意儿啊,他一学掌舵领航的为什么要去科学部。蹭的站了起来,一个气血冲头导致供氧不足,昏了过去,脑袋还在桌子的棱角上重重的磕了一下,糊了一脸血。
  顺理成章的就被送进了医疗湾。
  那个时候坐镇医疗湾的是个姓Roberts的英国人,处理完了伤口又拿着三录仪冲着李达康之前鼓起一个包的脑袋扫了又扫,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满意的把他搁在生物床上,等着李达康醒。
  “赵立春呢!!!?”李达康从床上蹦了起来,用中文大声吼了一句,把正在写东西的Dr.Roberts吓一跳。
  这孩儿不会撞坏脑子还没查出来吧。又把李达康摁回床上。李达康第三遍用英语说我没毛病的时候才放了他。
  后来,他成了Dr.Roberts的重点监视对象,直到Dr.Roberts调离汉东号。
  从医疗湾被放出来之后,李达康三千六百五十万个不乐意,也要去科学部报道。接着就开始了和第三实验室的高育良互怼的日子。之后他俩各分管一实验室,也少不了互怼比成绩抢经费。
  哦,再后来,李达康的实验室出事儿了,李达康又被调走了。
  总之,李达康从此就成了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基本上红衫蓝衫穿了一圈,就是没穿上黄衫。
  直到有一天,突发事故,领航员出事儿了,又正巧没人临时顶替,于是乎李·砖头·达康就坐上了舰桥领航员的位置。
  李达康坐上椅子的那一刻,泪差点就下来了。
  从此,舰桥成员的名单上才有了李达康。
  赵立春升职之后就回了地球的总部,都以为高育良会接下舰长的职务,结果,啪,突然空降了一个沙瑞金。
  李达康很镇静,能带着汉东号发展就好。
  紧接着没多久,李达康就被沙瑞金给套路了。
  呵呵。

  结束不堪回首的回忆,李达康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汉东就是艘贼船!
  沙瑞金翻了个身,一把把李达康搂紧了怀里。
  李达康很绝望,他现在申请调离还来得及吗。

评论(12)
热度(35)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