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渴望多和大家互动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八百年都不一定更的随缘更新。
派吹和凯利吹,是心头肉。
ST死忠
杂食党,雷点少,会有cp洁癖。
写自己喜欢的和写自己想写的。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沙李+衍生/ABO】如何才能优雅的避开狗粮

*OOC注意!!!
*沙李+沙李衍生(何平×李维民)
*私设:达康是维民弟弟,达康离婚后和沙瑞金在一起,维民和何平是原配家庭,维民调到汉东工作

  沙瑞金加了个班,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和往常一样推开房门,并没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换了鞋上楼,书房的门虚掩着,透出点点光亮。
  达康回来了?沙瑞金推开门,走了进去,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摁在了墙上。
  “谁。”
  低沉的声音顺着空气飘进沙瑞金耳朵里,靠的太近,对方的呼吸声都听的清清楚楚。腿窝被人的膝盖顶着,双手也被死死的反剪在背后,肩膀被空下来的一只手摁在墙上,贴着墙壁,动弹不得。
  沙瑞金一瞬间有些慌乱,有人想要了他的命不成?仔细一想,这是在省委大院,总不可能有人大摇大摆的进来了,若是想要他命更不可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快速在心里排除了一遍,最大的可能,就是达康说的哥哥了。
  沙瑞金试着和他解释。
  “你是李维民同志吧,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是汉东的省委书记……我真的是省委书记!……”
  好说歹说李维民才撒手,却还是死盯着沙瑞金。扯着李维民下了楼,摸起手机给李达康打了个电话,又让李达康解释了一通,对面这只这才收起来了敌意,抱歉的看着沙瑞金。
  “……没伤到你哪儿吧?”俩人坐在沙发两头面对面僵了会儿后李维民别别扭扭的开了口,伸手捏了捏耳垂,似乎很不自在。
  “没事儿。”沙瑞金回复的爽快,暗暗审视着面前坐着的李维民。他们倒是长得有几分相似,穿衣品味也差不多,都爱穿着白衬衣,只不过李维民似乎多了股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书生气。可能是眼镜的问题。沙瑞金想。
  沙瑞金试探着问了几个小问题,他问什么对面回答什么,一句话也不多说。本想活跃活跃气氛,结果两个人又僵在那儿了。
  不多时,门开了。
  李维民突然活了一样,起身过去迎着。李达康和李维民站在一起看更加相像,李维民很激动,李达康自然也是。两个人亲密极了,先搂抱在一起,后又紧贴着有说有笑,说着沙瑞金听不太明白的方言。沙瑞金觉得心里的陈醋坛子被打翻了,他摸不清李维民,不知为何也闻不到他的信息素。万一对方是个Alpha还对李达康有意思怎么办,岂不是要把他给拐走了?
  李达康和李维民又聊了两句,李维民点点头,上了楼,还一脸温柔的冲李达康笑了笑。沙瑞金痛恨自己没去学学方言,只能听懂的零碎字词根本成不了一句话。
  沙瑞金觉得自己的表情可能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
  “吃醋了?”李达康含着笑,坐到沙瑞金旁边。
  “嗯。”沙瑞金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拉过李达康,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我生怕他把你拐了去。”
  每个字都带着气音儿,喷进李达康的耳朵里,把李达康弄得面红耳赤。本想调戏一把沙瑞金的,结果反被沙瑞金给调戏了。
  既然沙瑞金都那么说了,今夜自然是要加深标记了。
  但是没有Alpha陪在身边的李维民就没那么好过了。原以为李达康离婚后就他一人住在省委2号楼,本还想和李达康一起彻夜长谈好好叙叙旧的,没想到冒出来了个沙瑞金……
  李维民反过来复过去睡不着,越想越委屈,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团。他快到发情期了,弟弟不在身边,自己的Alpha也不在身边安抚。拿过手机,拨通了何平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何平声音沙沙的,明显是没睡醒。李维民看着闪着的屏幕,突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何平又唤了两声,听着李维民一点动静都没有,慌了神,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忙问究竟怎么回事儿。
过了半晌,何平才听着闷闷的带着一点哭腔的一句“我想你了”。何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轻声安慰着李维民。
  除了和何平聊了半夜,李维民还听了半夜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李维民想算着告诉李达康让李达康加个隔音层,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别让他知道比较好。
  李维民盘算着是不是自己找个地方住,不能暂住李达康家了,也有点后悔一时答应了李达康的邀请。他在他俩之间就是个超大电灯泡,而且万一他发情了,有个沙瑞金在这里也不好。还是尽快找个别的地方住下,等着何平调过来比较好。
  何平什么时候能调过来啊……李维民抬头看看天,满是思念。

——————————————————————
可能是甜饼段子,不清楚
可能有后续,随缘更新
最开始的目的其实就是想看李局长把老沙摁在地上摩擦ʕ•̫͡•ིʔྀ。+゚♪ʕ•̫͡•ིʔ
我感觉,内容和名字基本不符
希望大家可以多和我玩_(:з)∠)_可以来私我QQ√

评论(27)
热度(77)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