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渴望多和大家互动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八百年都不一定更的随缘更新。
派吹和凯利吹,一见钟情吴老师。
目前沉在ST和人义坑。
杂食党,雷点少,会有cp洁癖。
写自己喜欢的和写自己想写的。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徐北之思来想去还是不理解今早李晓莹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那古怪的眼神,就又无法安心的睡了。无奈的,只好披上外套去外面瞎溜达。
  大半夜的,路上也没几个人。徐北之溜达到楠湖公园,没走两步就看着一影子在湖边转过来转过去,徐北之心里一惊,怕不是个想要跳湖自杀的。便赶紧跑过去,靠近了一瞧,才发现是李晓莹在那里不知道干些什么。
  “小徐你也出来溜达啊。”李晓莹望着徐北之跑过来气喘吁吁的,不免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啊……是,李书记,睡不着,就出来了。”徐北之挠挠头,也有些尴尬,想问今早儿是怎么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两句三句的客套着,就在湖边走了起来,从老城改造的建设项目聊到家长里短的杂碎琐事,徐北之倒是话匣子放开了,一个劲儿的说。李晓莹听着,不时回两句,点点徐北之的话。
  走到楠湖桥边,李晓莹坐下挪不动腿了。“老了,一把年纪了,体力比不过你们这群小年轻了。”
“哪儿的话,晓莹书记,您不才50。”徐北之忙说着,生怕让李晓莹落个不愉快。
  徐北之就陪着李晓莹坐了会儿,突然李晓莹就问他,“你喝啤酒吗?”徐北之哪儿能说不啊,忙着就答到“喝,我酒量可好了。” 李晓莹也没说什么,一路小跑到不远儿的24小时便利店,提着一袋子东西就出来了。徐北之看着李晓莹的身影,不禁默默在心里想这哪儿是她说的老了一把年纪了。
  李晓莹放下,徐北之才发现她这是拿了些冰镇啤酒回来了。
  “我请你的。”李晓莹摆摆手,自顾自地起开一瓶就喝了一大口。徐北之暗暗咋舌,不愧是楠湖市第一汉子。想着,也起开一瓶,学着李晓莹喝了一大口,结果被呛了一下。
   李晓莹笑了,这下子轮到她话多了。
   一人两瓶啤酒下肚,这三更半夜的,也差不多了,李晓莹喝下最后一口酒,拿着瓶子和徐北之说“好好珍惜吧,指不定什么时候刚才还和你说话的人下一秒就不明不白的没了。”说完,就和徐北之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给给徐北之一个潇洒的背影。
  徐北之懵着回了家,躺在床上又想着李晓莹的话翻过来覆过去的睡不着,一直到凌晨才闭会儿了眼。
  到了上午开会,李晓莹没来。说是身体不舒服要休息。结果到了下午就听到在市郊找到了一具尸体,正是李晓莹。初步尸检结果是车祸,可是没什么线索,更不用说找到司机和肇事车辆了。
  徐北之想着,有些心里有些犯怵,这个李晓莹,是不是知道自己最后的结果啊。

———————————————————————
完全的原创,没有什么故事性,想到了什么就瞎写了,人物也是瞎编的

评论
热度(1)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