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渴望多和大家互动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八百年都不一定更的随缘更新。
派吹和凯利吹,是心头肉。
ST死忠
杂食党,雷点少,会有cp洁癖。
写自己喜欢的和写自己想写的。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OOC
*脑洞产物,写了点就丢上来了。
*大概是个all TOS骨的故事,但是这一段就只有提及骨水仙
*文中基本上所有“他”都是指TOS骨,伦纳德指AOS骨

“你真的相信神是能人造的吗。”
“谢天谢地,他终于说话了。”伦纳德这么想着,放下了手中的餐盘。
  这是实验开始半年多来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他刚被送过来的时候实验巡查部强迫他失去了声音,据说是因为他挣扎的太厉害,又没带合适的镇定剂。其实谁都心里清楚,这只不过是借口试验药物罢了。伦纳德从未接触过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它的作用究竟能维持多长时间会有多大损害。他不肯发声,伦纳德无法判断这个。不过谢天谢地,他终于肯说话了。
  “你感觉怎么样?”伦纳德柔声问着,拿起了一个医用三录仪检查他的身体。
  前一个月的无效挣扎留下了后遗症。伦纳德敢肯定这一点。他刚来的一个月,不断的试图自杀,连铁栏杆的棱角都尝试过,他们迫不得已将他带到了离改造室更远些的海绵房里。然后是绝食,直到他们强行将食物和水分送进他的身体。这一切伦纳德都看在心里。其实他是不赞成这种行为的,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
  “你也是这里的‘创神者’?”他又问了一个问题,与第一个问题里毫无感情的声音不一样。这次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讽刺。
  “不。我只是一个医生。””只不过试验品所有的试验和身体检查都有我的参与”伦纳德在心里补了一句。
  他又沉默了,低下了头。
  “至少他现在肯吃饭了。”伦纳德安慰着自己,身为一个医生,患者的康复是他最大的期望。不过他现在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当初他信誓旦旦宣誓要遵守一生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但是身为医者的本能,还是希望他现在手下的“患者”可以好受一点。更何况,这个男人,太能忍耐了。
  伦纳德亲眼看着他在试验中被极度的疼痛折磨却咬紧牙关从未发出一点声响,他的忍耐让伦纳德佩服,同时他也害怕他究竟能不能撑过这一年。这种情况只会那群疯子更加兴奋,给他施加更多的痛苦。更何况,最好的试验品,也仅仅撑过了一年四个月二十一天而已,仅仅通过了实验初级阶段,离结束,还有很远。
  伦纳德放下三录仪,告诉他他的身体不错。随即便立刻出去,然后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个瓦肯人站在门外。

评论
热度(1)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