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可劲的吹派。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Pinto】瞎子和哑巴

Chris是个瞎子。
  他天生就是,或许吧。从他有记忆的那事起就从未见过任何颜色,仅能在黑暗中摸索着度日。
  他诞生在前线的后方,一个破旧的,充满着细菌的贫民窟。他的父亲死在战场,他的母亲死于细菌感染。
  所以他还是个孤儿。
  他被一户人家收养,一户都是医生的家庭——他成为了他们的养子。
  他们的孩子Karl总是很照顾这个小他八岁的弟弟,带着他跑东跑西,有什么好东西总是先想着他。
  后来,前线越来越逼近这个小而破的贫民窟,他们逃到了一个偏远的,远离战乱的小村庄。村庄里没有医生,所以他们决定在这里定居,帮助人们,也帮助自己。
  隔壁家的孩子叫Zach,是个哑巴。
  很快Chris就和Zach熟了起来,他们总是会在一起到村庄后面广阔的田野上去,有时甚至能呆一天,直到Karl气势汹汹的出来找到不知道躺在哪里看星星(尽管Chris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他还是热衷于此)的他们,再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把他们带回家,或者被迫一起躺下一起看星星。
  这种日子没过多久,Karl到参军的年龄了。他必须离开这里,走上前线,端起枪支或者是举起他最爱的医疗器具,或是将人送去天堂,或是将要下地狱的人从死神手里拉出来。
  “Karl!”临走前,Chris叫住了他。“必须要去吗?不能留下来吗?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不,Chris。”Karl望着已经快和他一样高的Chris,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Zach抬手,打了几个手语。他和Chris一样,希望可以让他留下来。他期待的望着他,希望Karl可以放下他的行李(实际上几乎什么都没有),停下脚步,转身告诉他们他不会离去。
  “好好照顾自己,有必要的话,去远方,永远不要回来。”Karl提起他的包,离开了家。
  Chris拉住了Zach的手,Zach悄悄的拉紧。
  敌人的炮火终究还是落在了这片土地上。
  大部分的地区被从天而降的炮弹夷为平地,他们躲在了地窖里,逃过了一劫。
  “Karl不会再回来了,对吧,Zach?”Chris和Zach缩在地窖的角落,瑟瑟发抖。Zach握住了Chris的手,用他们之间特殊的交流方式安抚着Chris。
  Chris张口,唱起了一首民歌。轻快的小调和充满着对未来的期望的歌词充斥在狭小的地窖中。
  Zach随着调子拍手,愉快的氛围多少给两人一些慰藉。
  他们在下面呆了很久,每天他们都要一起唱歌聊天来互相维持,直到食物和水没有办法再支撑他们继续生活下去。
  Chris从地窖里爬了出去,Zach紧跟在Chris后面。他们小心翼翼地走在废墟里,寻找着能吃的东西,然后再回去,无限循环。
  最终从小就体质偏弱的Chris还是倒了下去。
  太阳的光辉泯灭在了这里。
  不久,Zach也随他一并逝去。
  很快,战争结束了。
  人们来到了这片土地上准备重新建设起家园,找到了他们。两个孩子紧紧的抱在一起,分都难以分开。

  “Chris。”

————————————————————————
来自开学前最后的一次挣扎。后天就要预备开始沉溺学习了。
对于这篇,我真的是只能这样表示:脑洞:🌟 成文:💩。本来特别美好的脑洞写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感觉都有点写的莫名其妙。
行吧,祝大家工作顺利学习进步。

评论 ( 8 )
热度 ( 16 )
  1. 麦什Mesh允抚黎 转载了此文字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