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可劲的吹派。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Mckirk】致詹姆斯

*OOC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在柯克收拾麦考伊的遗物时找到了一封泛黄的信件。

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那么说明我已去世或将死。

詹姆斯 T 柯克:
  我不知道你在看到写封信时会会怎么想,怎么看。或许在这封将被尘土所埋没的信件被找到时你已离我先去,又或许你已离我远去。不论如何,若你未先离我而去并看到这封信,不管你有什么感觉而导致对我的看法有什么改变,这都是我应得的。

  我对你的感情是从何时变质的呢?我经常会这样自己问自己。我猜在穿梭机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已经种下了这危险的种子。

  你是个小混蛋,这是毋庸置疑的。你有在无意中让人渐渐爱上你的能力。就像斯波克那该死的瓦肯巫术可以读取别人的内心所想一样,你会让人慢慢地把整个心都投到你的身上,让人的目光永远无法从你身上移开。

  你的每一次登陆任务几乎每次都会留下一些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伤痕,你就像是一个麻烦的聚集体,再简单地任务都会惹出点麻烦来。在学院里我就发现这点了,我绝对发现了。可是在你问我是否愿意在你当上舰长时做你的首席医官,我却答应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止一次。

  或许在学院时就已经奠定了我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一辈子——可能把下辈子也加进去了,可能上辈子我们是情侣,不过这种事情谁又会知道呢。

  我是不是应该把这种感情告诉你?

  我不知道。如果我告诉你了,也许我们会成为情侣,也许我们会连朋友都做不成。我不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告诉你我的感情,因为至少我们现在的关系还很好,至少我们还是在一个高于普通朋友的层面上。

  前妻的那一段失败的婚姻也许是令我不敢向你示爱的一个原因。我承认我对爱情有着强烈的恐惧,我怕再重复一遍这令人痛苦的经历,我怕再重复一遍这噩梦。

  有时我会从梦中惊醒。梦里吵架的场面渐渐的从前妻变成了你,哭泣的渐渐的从乔安娜变成了另外一个更像你的女孩。

  我对这段感情更加的恐惧了。

  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恶心?毕竟你是一个性向正常的人,而我是一个暗恋了你至今快要近百年却依旧不敢说出口,几近变态的人。

  我已看遍这世间繁华,历经沧桑。我已年华老去,容颜凋零。我已不再年轻,回顾往事,却永无法忘这永像初恋般的情感。

  如果认识你时我能再年轻那么几岁,这份感情应该不会压抑如此之久。但是,没有如果。我懦弱了,恐惧了,沉默了。我选择了在当时看似最“符合逻辑”的选择,却在这时选择了以信件的方式告诉你。我必定先早一步离你而去,而她不该尘封于世。于我于你,都对不起。

  在这弥留之际,我还有句话要告诉你:

   I love you,forever.

————————————————————————
里面有借鉴《Young And Beautiful》的歌词。
想写出骨头对于叽姆的爱恋却因为各种原因止步不前,最后以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是表达的不是很好……
欢迎捉虫。

评论 ( 13 )
热度 ( 14 )
  1. 麦什Mesh允抚黎 转载了此文字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