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抚黎

能被大家喜欢就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不怎么会画画儿,偶尔码码字写写脑洞。
打脸狂魔。
派吹,可劲的吹派。
目前在BCMF/ST/KSM坑呆着
杂食党,主要产出Mckirk
尽量回复每一条评论,lof有严重延迟偶尔会看不到,请原谅

【Mckirk】怦然心跳(下)

*OOC注意
*小舰长×老骨头注意
*ABO 生子 大量私设 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简介:伦纳德发现他的室友吉姆 柯克喜欢三天两头的往他的医疗系教授莱纳德*那里跑。(*本文因会出现两个骨,所以为了方便阅读AOS骨译为伦纳德 麦考伊,TOS骨译为莱纳德 麦考伊。使用姓氏时用老小麦考伊区分。)

  吉姆从后方微微搂住年长者的腰身,将头埋在颈间的腺体,手指轻轻游走在对方高高鼓起的圆润小腹上。
  “我很抱歉,莱……但是我想等到五年任务结束,会有很长的时间来陪你和宝宝。”他轻声的向着年长者道歉,并许下承诺。
  “我知道。”莱纳德从未为这件事生气过,不仅如此,他还非常理解吉姆。他从不是那种不明是非的omega。他在舰队任着军职,于星舰上在深空中旅行数十年,手下被他救起的红衫不知有多少。即使是不再上星舰探索宇宙,在地球的学院里安稳的当着医疗系的教授,他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想冒犯他或者医学的新学员教训的找不着北哭着喊着重新做人。哪怕怀胎七月也能追着吉姆在企业号上跑一场马拉松——虽然这个任务不属于他,吉姆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他很少跟吉姆生气,就连一不小心(也许是故意的,谁知道呢,反正他们有计划要个孩子,不过可不是在星舰上)搞大了他的肚子都没有生气,只是为未来在星舰上的生活和星舰而表示担忧。但是约克镇一战,他生气了,非常的生气。他三天没有和吉姆说话,连医疗湾都没有去,甚至请假都是用PADD给伦纳德发消息。直到吉姆用舰长权限强行打开他的舱门把挣扎的他抱去医疗湾。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不到一个小时里吉姆表情的变化——从一开始的阴沉愤怒到沉默不语,再到忧伤自责,到最后直接当机——伦纳德查出了他怀孕的事。他还记得吉姆被他的大副淡定的拖去了舰桥,而他被他的得意门生吼了一顿。
  他只要回想到这里就委屈,为什么他当时会乖巧的像只鹌鹑一样的听伦纳德吼,他一定是脑子跟着吉姆一起当机了,要不然就是孕期的那些多分泌的激素在搞鬼。
  不过那个瓦肯人下手可真是狠,直接就那么拖着去了舰桥,一点都不留情。
  莱纳德放下手里难得的纸质书本,抬手抚摸吉姆柔软的脸颊。
  “你该减肥了。”莱纳德捏捏吉姆的脸颊,手感很好。
  “好,都听你的。”吉姆乖巧的任着莱纳德的手在他脸上胡作非为。
  “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记住你现在说的话。”莱纳德松开手,把书放到小茶几上然后站起。
  “一定会的。”吉姆赶紧绕过沙发,伸手小心翼翼地搂着莱纳德的腰,在他嘴角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他们来了一场酣畅淋漓但是异常留意的性hx爱。
  吉姆没有选择声波浴而是放了一缸热水,试过水温后小心翼翼地将精疲力尽的莱纳德抱进浴室,温柔的清洗着他的身子。
  欢hx爱过后总是疲劳的,更何况他还怀着身孕。
  “我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宝宝,我保证。”吉姆对他低声重复着这句话,莱纳德望着他,温柔的回应他。“我相信你,我相信。”

  当伦纳德用疲惫的声音通知舰桥的时候,舰桥上的所有人看着他们的舰长一跃而起,只留下一句“斯波克你来指挥”就以50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医疗湾。只留下一阵风让舰桥众人面面相觑。
  “你觉得会是男孩还是女孩。”苏鲁首先打破了沉默。
  “女孩。”乌乎拉肯定的说。
  “窝也觉得似女孩。”契科夫表示赞同。
  “嗯……”苏鲁点着头,把目光放回操纵板面。

  “你应该庆幸他体质比一般的omega要好。”伦纳德靠在门框上,冲着正心疼的看着面色苍白的莱纳德的吉姆开口说到。
  “Bones?”吉姆问。
  “高龄,而且偏虚弱,即使相比之下比一般omega体质要好可是对于他自己来说还是偏虚弱。不过这不错了,几乎救了他一命。”伦纳德将莱纳德的体检报告递给吉姆“你不该让他怀孕的。他之前长时间服用抑制剂,已经把自己身体搞得乱七八糟了。他这种已经没法调理的坏体质加年龄即使是恢复正常的omega也绝对不适合更何况压根没有好好恢复。”
  “我问过他的。他说想留下来。”吉姆脸上的表情又增加了一份心疼,“我觉得我应该尊重他的选择,毕竟这件事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我是他。”他将报告还给伦纳德,起身离开。“我先回舰桥了,请务必照看好他。”
  伦纳德看着吉姆自责的背影,叹了口气。回头看看躺在生物床上的老师兼旧友,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该死的,他虽然是个alpha可是从没遇见过这等麻烦事,怎么能完全理解透彻他们。
  结果舰桥众人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一天内心是崩溃的。

  吉姆打卡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医疗湾看莱纳德。
  他走进医疗湾,看着莱纳德和伦纳德正在聊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莱纳德和伦纳德笑了起来。
  转移视线,他看到正被查佩尔抱着的小婴儿——他的女儿。他猜测。
  “你还准备站多久?”伦纳德叫了一声吉姆让他回神。他看着吉姆看呆的样子,笑了出来:“被你女儿迷住了?莱纳德,你可要小心了。”
  莱纳德笑着回应:“我会的。”
  伦纳德走到吉姆旁边,悄悄在他耳边说:“两人平安无事,感谢上帝吧。”还不等吉姆说什么,就带隔着他俩远远的。
  吉姆看看躺在小床上的女儿,再看看一脸笑意的爱人,整个人都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吉姆……”莱纳德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又被划去。只有一个名字被用黑笔重点的圈出“你认为,用它来做我们女儿的名字好吗?”
  吉姆看着名字:“……你是说,起名为瓦肯(Vulcan)?这可太怪了。”
  莱纳德的眼中透露出一点绝望。
  伦纳德凑过来,看了一眼:“有时候我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莱纳德点点头“我支持你。”然后他回过头,继续望着吉姆 “你再看看,到底是什么。”
  “……”吉姆默不作声,转身看着他的女儿“维纳斯(Venus),我亲爱的维纳斯……”他颤抖着,如同最诚恳的教徒般俯下身,吻了他的小女神。
  一旁两个麦考伊看着,不禁开始默默地吐槽。
  “他到底是怎么当上舰长的,连个名字都能看错。”
  “我不知道,或许星联那群人有点瞎。”
  “有可能。也有可能被幸福冲昏头了。”
  “照这个架势来看大概是直接冲傻了。”

  五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一转眼五年任务结束,维纳斯也快到了三岁。
  五年任务结束后,企业号大整顿。更换旧零部件,增加新仪器……七七八八下来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次起航。星联将人员分派到各个岗位,正常休假。而吉姆趁着这个机会向上级申请将之前积攒的未休假期休完。
  一阵唇枪舌战讨价还价之后,得到批准的吉姆抱着欢快的心情回家——他们在旧金山市区有所小公寓,不大,但是足够温馨。
  莱纳德早已将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小维纳斯坐在一旁的垫子上乖巧的自己玩着她的新玩具。
  吉姆抱起维纳斯亲亲,而也维纳斯回给了他一个满是口水的亲亲。他看着因笑容而眯起的晶莹剔透的灰蓝色眸子,也露出了个相同的笑容。

  吉姆和莱纳德早起,将小维纳斯送到幼稚园,接着就去了学院。
  他们一起走在学院里,望着身着红色制服的学员从身边有说有笑的离开,不禁想到了从前。
  “我还记得你当时的混蛋样。”莱纳德说着轻拍了一下吉姆的背。
  “我还以为你第一个想起来的会是在礼堂里的婚礼。”吉姆凑到莱纳德身边,伸手紧紧的搂住他。
  莱纳德边笑边摇了摇头“你小子……”

  今天学院论坛可谓是炸了锅了。指挥系和医疗系纷纷表示对柯克夫夫俩疯狂喂学员狗粮的行为非常不满。恩爱的学员不是没有,恩爱的老师也不是没有,可是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无形中播撒狗粮的行为实在是少见,不过也幸好少见。
  伦纳德和莱纳德用PADD交流着:

听说你今天和吉姆给学员的学生发了一通狗粮啊?
这不能怪我。
算了吧,不满情绪都到实验室来了。来实验室的那些学生都说没眼看。并且表示对你们有很大的怨气,搞得今天效率低的要命。
委屈.jpg
你一定是和吉姆学坏了。
什么?维纳斯要睡觉了,我先下线了。
……见色忘友!
  莱纳德把PADD放到一边,傻兮兮的笑着。其实维纳斯今天是吉姆来哄着睡觉的,根本不是他。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莱纳德看着推门进来的吉姆问到。
  “你指的什么?”吉姆脱掉上衣,问。
  “那些学生,你别装傻。” 
  “……嗯,是有些过分。”
  “所以明天……”
  “所以今天还没结束,我们该过分还是要过分一点。”
  “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拿开!”
  “你还想再要一个孩子吗?”
  “……闭嘴,吉姆!”

————————————————————————
和 @提灯逐影归期未定 的联文,上在她那里这里是下。
想看这种AOSTOS混的mckirk很久了 ∠( ᐛ 」∠)_
能亲手(并没有)把老骨头搞大肚子我很开心(不是你)
欢迎捉虫!

评论 ( 5 )
热度 ( 13 )
  1. 提灯逐影归期未定允抚黎 转载了此文字
    黎的怦然心跳下!!!!超好吃啊啊啊啊啊我的太难吃了。。。。。

© 允抚黎 | Powered by LOFTER